浙江资讯网,每日更新最新浙江资讯!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嘉兴资讯 >

一位蜗居者的奋斗和梦想

标签:记者 老人 自己 她们 新家  日期:2018-04-16 01:39
也就在这几年,沈玮斐索性将打工多年积攒的5万多元买了一套摄影设备,自己吃点苦也没什么,沈玮斐还是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从票选评估公司,附近有菜场和幼儿园,他上门要了联系方式

不久前,沈玮斐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如今当他举起相机,对着老宅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也是在作最后的告别。

杉青闸嘉丝联宿舍10幢104室,房门紧锁,门上写着一个黄色的“搬”字,表明这是一户已经搬迁完毕的征收房。

沈玮斐扒开窗户,透过缝隙往里张望,墙角有两桶母亲自制的酵素,地上飘着一张他学生时代的奖状,处处残留着过往的生活痕迹。

在这间2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沈玮斐一家人蜗居了20多年,1个月后,他们将搬入新居,“终于要和这里说再见了,就当和过去做个了结吧。”他说。

往事也许并不如烟

12月7日,大雪节气。中午,阳光透过104室门前的两棵大杉树散落下来,有些许暖意,沈玮斐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思绪随往事流淌。

“门前的水泥地是几年前翻新的,我刚来时这儿还有一棵小树,几个顽皮的小孩经常拨弄,后来就枯萎了。”沈玮斐说。

1990年,沈玮斐在丝厂上班的母亲分到了这间28平方米的一居室,房子虽然不大,但搬新家总是欢喜的,那一年沈玮斐7岁,他格外喜欢门前的那棵小树。

卧室是属于父母的,客厅里隔出一小块,够摆小床和桌椅,便是沈玮斐的小天地了。当然,潮湿、闭塞以及所有生活的不便,都和年幼的他无关,如何用极少的零花钱买到更多贴纸才是他最关心的事。

小树一天天粗壮起来,沈玮斐也一天天长大,倒马桶的活开始落在他头上,每天一早,他拎着马桶,将粪便倒在不远的一处化粪池里。

少年时生活的困顿,沈玮斐不愿多说,但由于家庭经济原因,他初中毕业便停止了学业,先是到工地当小工,再到理发店当学徒,之后在餐厅跑堂,其间还在印染厂当了3年的染工,在印染车间,水雾的侵袭让他年纪轻轻便换上了风湿病。

几经周折,沈玮斐进入一家影楼打工,跟着师傅学摄影,正在是这里,他找到了自己愿意为之奋斗的事业,也遇到了愿意为之付出的女人。

2012年,沈玮斐第一次领着女友回家,心里惴惴不安,所幸女孩没有嫌弃这个贫寒的家庭,2013年,他们结婚了,老人把卧室让给了小夫妻,自己住到了原本便是半客半卧的客厅里。

也就在这几年,嘉丝联宿舍的房屋状况持续恶化,尤其是顶楼渗水严重,原来的老住户陆续搬离,只剩下一些外地租客。沈玮斐说,这么多年,他并非没有想过买房,也努力攒钱,但微薄的收入实在跟不上高企的房价,用他话的说是“攒的不如涨的”。

希望真的并不渺茫

2014年5月,沈玮斐的儿子出生了,奶粉、尿不湿、体检、看病……家庭的开支猛增,眼看终归买房无望,沈玮斐索性将打工多年积攒的5万多元买了一套摄影设备,这样一来,在上班之余,他能接一些婚礼跟拍的零活,以此补贴家用。

沈玮斐常常能在婚礼上收到一些喜烟,他就把这些烟攒下来,过一段时间把烟卖给小卖部,换来的钱能给宝宝买两罐奶粉。

“自己吃点苦也没什么,但有了孩子之后想法就不一样了,总不能让他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沈玮斐说,看着一家人在蜗居中左右腾挪,他最终决定“逃离”。

去年,沈玮斐在离杉青闸不远处租了间60平方米的两居室,这次搬家,他便几乎搬走了所有的家当,“我当时就对自己说,这次离开,就再也不回来了。”

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租房里,沈玮斐还是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宽敞”,小夫妻和老人都有了自己的房间,儿子可以在客厅里自由玩耍,然而,在当时,即使想拥有一套这样的房子,也是远不可及。

在沈玮斐当时看来,要想在近期实现买房梦,只有杉青闸的房屋征迁,但是,杉青闸地块即将征迁的消息流传已久,但究竟何时启动仍然是个未知数。

从今年年初开始,嘉兴房价上涨势头明显,正在沈玮斐“望洋兴叹”之际,竟然“双喜临门”:今年9月,杉青闸片区房屋征迁工作正式启动,也几乎在同时,沈玮斐申请经济适用房补贴得到批复。

从票选评估公司、入户评估、出具评估结果到签约启动,杉青闸片区征迁工作依序进行,但沈玮斐心里仍旧绷着根弦,担心征迁出现变数,梦想落空。

其实,即使在整个杉青闸地块,沈玮斐所住嘉丝联10幢也是最为破旧的房屋,居民征迁意愿强烈,而在其所属的三号地块,在总共6个地块中,签约率最早达到95%的生效比例,沈玮斐买房的愿望就在眼前。

未来或许并不遥远

10月7日,当记者在杉青闸看见沈玮斐时,他步履轻盈,满脸轻松。上个月底,他已经拿到了补偿款,并且选定了新居,一天前,他和房主办理了过户手续,“下周就可以去办理产权证了。”

其实,在拿到补偿款后,沈玮斐便开始四处选房,上个月底,他路过一家房产中介,偶然看到一处位于城北路的房源,60多平方米,两居室,带一间11平方米的车库,总价35万元,用补偿款和经济适用房补贴足够付清全款,顿时让他颇为心动。

当晚,沈玮斐便带着家人去看房,房子地段很好,附近有菜场和幼儿园,装修得也不错,可以拎包入住,全家人都很满意,于是当即付了3万元定金,签订了买房合同。

当时,沈玮斐对只有2岁半的儿子说:“这以后就是我们的新家了。”小家伙似懂非懂,但兴奋异常,蹦蹦跳跳地满屋子转,便转便喊:“新家,新家,新家……”把大家都逗乐了。

虽然还没拿到钥匙,但在当天离开杉青闸时,沈玮斐还是提出带记者去看他的新家,记者当然乐随其往。

在沈玮斐的新家楼下,他带着记者左转转、右转转,指着天然气管道对记者说:“终于可以和用了这么多年的煤气瓶说再见了。”

沈玮斐家楼上也是新搬来的住户,木工正在装修,他上门要了联系方式,转身对记者说:“等拿到钥匙后,请木工打个衣橱,简单弄一弄。”

沈玮斐说,等搬入了新家,稳定下来,他准备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摄影工作室,趁自己还年轻,再拼一拼,等过几年有了一定的积蓄,再给老人买一套小房子,“老人上了年纪,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心里踏实。”

记者手记:

小幸福处处可见

其实,这些天里的杉青闸,和沈玮斐类似的小幸福处处可见。

几天前记者在杉青闸走访,在距离老房子不远处,遇到了4位晒太阳的老太太正在聊家常,便凑上前去听她们聊天。

得知记者的身份,老人们顿时七嘴八舌起来:“你采访啥?”“采访我们这些老太婆吗?”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看上去她们心情不错。“做了几十年的邻居,就要分开喽,趁现在多聚聚。”一位老人对记者说。

只有一位老人告诉我她姓“李”,其他人都不愿透露姓名,但并不反对我听她们聊天。从她们的谈话中知道,4位老人原来在丝厂就是同事,加上这么多年的邻里之情,都处成了老姐妹,除了李奶奶准备暂时搬去和儿子同住之外,其他人都买了新房,大伙儿都各自聊起了新房的种种好处。

但是,除了买房这样的大事,老人们也很在意那些甜蜜的“小烦恼”:那些跟了她们很多年的老物件扔了又舍不得,搬走了又不方便。一位老人突然说:“听说有户人家一个旧电视柜卖了100元钱。”惹得其他老人一阵羡慕。

日落西山,小聚散场,老人们各自拿着板凳起身告别,我目送着她们迈着小步向自家走去,心里也为她们乔迁之喜感到高兴。

其实,这一个个家庭的小幸福,正是在城市有机更新过程中惠及于民的生动缩影,在这一次次大动作的背后,对那些期待改善居住环境的一位位城市居民而言,无疑预示着梦想的实现。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