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每日更新最新浙江新闻!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华新闻 >

期待“破冰之举”真正“破冰”

标签:出租车 义乌 公 改革 营运  日期:2015-07-17 00:56
义乌火车站五颜六色的出租车———目前他们隶属于6家出租车公司也就是说,义乌火车站共处罚了668名给黑车非法拉客的“拉客仔”,对引进网络专车运营平台,却给黑车司

义乌火车站五颜六色的出租车———目前他们隶属于6家出租车公司,很快,这个数字将达到11家。

从上周开始,义乌1300多辆出租车的驾驶员们陆续领回了一笔钱,平均下来每辆出租车约420元左右。

这笔钱,叫营运权有偿使用费,在其他城市以及之前的义乌,一直是司机上交给政府的,但现在,义乌“的哥”不用交了,政府还退回了之前交的。

这次退钱,就是义乌出租车改革的一部分。根据改革方案,不仅要退钱,义乌还要完全取消出租车营运权有偿使用费、2018年起开放出租汽车市场准入和出租汽车数量管控、车费由市场定价、鼓励“专车”……这样的改革力度,在国内前所未有,被誉为“破冰之举”。

破冰,冰点在哪?这次改革,能否真正凿开坚冰?

●冰点一:“的哥”收入能否增加

取消营运权有偿使用费后

还要看后续的改革措施能否到位

营运权有偿使用费是所谓“份子钱”组成部分之一,“份子钱”主要由三部分组成:汽车成本损耗、营运权有偿使用费和相关税收、公司的管理费用和保险等,其中,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为每年每车一万元,这笔钱由政府收取。

按照义乌市的改革方案,2015年营运权有偿使用费从原先的每车每年一万元降低到5000元,以2015年5月16日改革生效为界,过去几个月多收的部分将退回,2016年起全部取消。

包括保险在内,每个月的“份子钱”大约在一万元左右,这是义乌出租车行业的“份子钱”标准,也就是说,这项措施给司机们减少了10%左右成本。

的哥老陈说,平均下来“份子钱”每天在330~340元之间,每月起早贪黑,收入维持在四五千元左右,这是义乌出租车司机的一般标准。

此外,5元钱的起步价,也被的哥们认为是“金华地区最低的起步价”,由于不认可这一标准,不打表的现象在义乌很普遍。

对此,改革方案中也提出“完善运营价格体系”,将根据市场供求状况和营运成本变化等情况,适时调整出租车起步价、公里租价、等候费等标准。

在义乌开了十年出租车的河南籍的哥崔卫利说,这些措施让司机们很期待,营运权有偿使用费仅占“份子钱”10%左右,增加他们收入的关键,还要看后续改革措施能否真正一一落实到位。

●冰点二:乘客权益如何保证

打车难还要“被拼车”

比出租车还多的黑车何去何从

为了增加收入,唯一的办法就是“拼车”,尽可能地多拉几个顺路客———当然,这种拼车没有按规定经过乘客同意,事实上义乌的乘客早已对“被拼车”习以为常。

何芳租住在义乌稠城街道西界村,她说坐出租车从没享受过打表待遇。“西界村算是城郊地带,出租车本来就少,上车都是一口价,不打表。”何芳说,“半个小时拦不到一辆车也很正常,那就只能坐黑车。”

今后义乌改革的思路是:要开展以乘客投诉、第三方测评、安全营运为主要内容的服务质量信誉考核,还要对驾驶员服务行为实行违规记分制度,不良司机要退出市场。

义乌市常住加流动人口,最高峰季节有230多万人,而全市过去七八年里都只有1300多辆出租车,利用率超过了72%,正常情况下,超过65%就应该增加运力。

出租车运力不足,被视为导致黑车横行的一大原因。出租车行业私下估算,黑车比出租车还多。以义乌火车站为例,去年,义乌火车站共处罚了668名给黑车非法拉客的“拉客仔”,平均每天都有一两个。

记者注意到,在这次义乌出租车改革的工作方案中,除“加大对非法营运的打击力度”、“依法打击非法营运,建立和完善政府牵头、相关部门参与、条块联运的打击非法营运工作机制”的笼统描述外,尚无专门篇幅对黑车整治作出部署。

不过,改革方案中,对引进网络专车运营平台、发展“专车”等多种营运模式的鼓励态度,却给黑车司机很大的想象空间:这是否意味着黑车今后会被专车营运平台“招安”,进入市场?

答案是:没有营运资格的黑车,不可能成为专车,依然是打击的对象。尽管细则尚未出台,但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可以进入约租车平台的是“遵守运输市场规则,提供合法营运车辆,配备具有从业资格的驾驶员”。

“其实,既然有黑车存在,就说明有这个市场需求,我们如果能被‘招安’就更好了,哪怕需要一些条件,我们也会去争取,比如需要经过专门的从业培训,对营运车辆进行资格认定。”黑车司机陈师傅说,“义乌黑车数量不小,如何整治好黑车也影响着出租车改革的成效。”

●冰点三:企业效益怎么提升

出租车公司从6家到11家

价格交由市场后,今后拼服务和性价比

按照改革方案,义乌今年要新增5家出租车营运公司,并且首次采取公开向社会招选主发起人和采用摇号的方式产生。

最终,这5名幸运儿是纺织老板楼显明和另外两名自然人,还有两家公司,其中恒风运达出租车客运股份有限公司是国有企业。至此,义乌出租车客运公司达到了11家。

出租车公司利润究竟如何?义乌恒风集团的相关负责人曾透露,民营公司每车每年大概有5万元的毛利,而像恒风这样的国有企业,硬件和员工方面的投入更多,比如安装车辆监控等等,每车每年的毛利只有3万至4万元。

原先的6家出租车企业担心的是:在2018年前的过渡期内,或许还能保持上述毛利;但过渡期之后,随着车辆和公司数量的增加,竞争加剧,毛利必然会下降。

按照改革方案,到2018年,出租车经营公司和出租车的数量将不再做任何限制,对于营运价格,也将在指导价的基础上,各个公司自由调节。

通俗点讲,在运营车辆投放增加后,今后出租车公司怎么多赚钱,拼的就是服务和性价比。

对于今后的盈利期待,楼显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相对于其他大多数行业,出租车的利润应该还可以,但肯定不存在暴利。”

●冰点四:政府角色如何转变

把出租车准入与管控权交给市场

会不会出现“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局面?

收取营运权有偿使用费,这是全国的通行做法。现在义乌率先取消这笔费用,按目前1300余辆出租车计算,义乌财政每年要放弃1300多万元的收入。

更大胆的是,义乌还拿出了被视作“挥刀自宫”的第二步:2018年之后,有序开放出租汽车市场准入和出租汽车数量管控。换句话说,今后想安排多少出租车上路运营,由出租车公司根据市场需求增加或者减少。

义乌方面认为,政府将出租车准入与管控权交给市场,打破了行政权力的寻租空间。然而,完全放开出租车管制,是否可能会导致司机营收下降、拒载、挑客现象出现?会不会出现“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局面?

义乌市交通运输局对此定出的初步思路是:根据经营企业和驾驶员的服务质量信誉考核等情况,建立经营企业和驾驶员退出机制。大力推进行业协会发展,按照转变政府职能的要求,进一步理顺行业管理部门、经营企业、行业协会之间的关系,明确责任边界,推动把更多的管理职能向行业协会转移,努力推动行业自我管理、自我发展。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