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资讯网,每日更新最新浙江资讯!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宁波资讯 >

陪护员: 陪伴“老小孩”有苦也有甜

标签:他们 老人 工作 护理 建国  日期:2019-10-31 03:18
护理员和老人一起做游戏,每天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工作人员来送餐了,跟老人们做游戏,24小时要有人在岗服务,而且必须不怕脏不怕累,自己的回报就是提供更细心的服务,有没有要换尿片的
张建国(中)和老人们在一起。 (王博王朝武摄)

下班后的张建国。

  记者王博

  通讯员王朝武

  “徐爸爸,我们先来擦擦脸,等会儿刷牙、吃饭……”看着偏瘫在床的90岁高龄老人,护理员张建国念叨着,而老人唯一的回应是让人分辨不清的“呃啊”声。

  在宁波颐乐园,张建国已经照看徐爷爷4年多。过去1500多个日子里,他们俩朝夕相处,亲如父子:张建国每天无微不至地照顾老人,洗漱、擦身、喂饭、送药、换尿片、按摩,耐心地和老人聊家常;而躺在床上的徐爷爷只是偶尔“呃啊”几声,大多数情况下只是眨眨眼、动下手指头。

  前不久,笔者来到宁波颐乐园,跟随张建国体验了他的日常工作,感受陪护员平凡、温暖的职业奉献精神。

  -有爱,护理员和老人一起做游戏

  张建国,47岁,四川人。十年前,来宁波务工,一直在医院做护工;2015年7月,他应聘到宁波颐乐园,担任陪护员至今。

  张建国一天的工作从早晨5点开始。每天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趁着老人们还没起床,先悄悄地打扫走廊的卫生。打扫完走廊后,大约5点半,他会打扫厕所卫生,墙壁、地砖、扶手、马桶和淋浴喷头都要认真擦拭。6点,打扫完卫生后,他开始喊老人们起床。对于手脚好使的,他帮着打好热水;对于像徐爷爷这样不能动弹的,他会准备好脸盆、毛巾、纱布,给他们挨个擦脸、洗手、清洁口腔。“我一共护理6位老人,有两个是像徐爸爸这样瘫痪卧床的。”张建国说,每次洗漱完毕后,他还要给老人们检查大小便,换一下纸尿片、用热水擦洗屁股。

  早晨7点,工作人员来送餐了。这是一天中最“手忙脚乱”的时候,担心吃晚了饭菜凉,颐乐园的护士也过来和张建国一起给老人们喂饭。对于能自己吃的,让老人自己吃;不能自己吃的,护士们分工合作,一人负责一位老人,一勺一勺地喂;而对于像徐爷爷这样无法自行进食的,张建国要亲自照料,先把食物用机器研磨成流食,再通过鼻管一点点打进胃里。

  “对待老人不仅要细心,更要有耐心。很多老人虽然是用鼻管喂食,但也要掌握好食物的温度和黏稠度,还要精心搭配确保均衡营养。”张建国说。

  8点,老人们吃完早饭,开始了一天最快乐的时光——晒太阳。老人多,张建国要一个一个地搀扶到露台或者院子里,再贴心地搬来椅子,让老人们尽享阳光沐浴、呼吸清新空气。而对于像徐爸爸这样不能动弹的,能坐轮椅的就推出去晒太阳,不能坐轮椅的则打开窗户、撩起窗帘,再打开收音机播放一段轻音乐,让卧床的老人也能享受美好时光。

  整个上午,是颐乐园最热闹的时候。老人们三五成群,有的看电视、听广播、看报纸,有的打牌、下棋、聊天,有的打乒乓球、做手工,还有的聚在一起写毛笔字、画水彩画……笔者在颐乐园的走廊、庭院和露台上走了一圈,到处洋溢着幸福快乐,老人们精神矍铄,让人丝毫感觉不到他们的平均年龄已经83.5岁;护理员们陪伴在侧,跟老人们做游戏、逗他们开心。

  -贴心,像对待婴儿般护理失能老人

  11点,开始吃午饭了,张建国和护士们又忙碌开来。12点,老人们陆续上床午睡。张建国则贴心地帮老人们脱衣服、脱鞋子、铺被子,然后再悄悄地拉起窗帘,给他们营造一个温馨的午休时光。12点半,等老人们睡熟后,他才赶到食堂,匆忙吃一口午饭。

  趁着老人们午休的空当,笔者和张建国攀谈起来。“我们平时两班倒,24小时要有人在岗服务。跟社会上许多工作相比,时间不固定、没日没夜,而且必须不怕脏不怕累。”张建国说,尽管这样,他依旧觉得“干得值”,“人都有老的一天,现在我照顾他们,等我老了也会有人来照顾我。”

  “有些老人经常犯糊涂,甚至连儿女都不记得,但他们能记得我。”张建国回忆,有一次他去查房,一位奶奶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枚鸡蛋塞给他,“老人从床上吃力地爬起来,把鸡蛋硬往我手里塞,那一刻,我终身难忘。”

  还有两次,他有事回四川老家或者跟同事换班,就会有老人给他发短信:“小张,你怎么没来啊,是不是病了?”诸如此类的小温暖,不胜枚举,对张建国而言,自己的回报就是提供更细心的服务。

  下午2点,老人们陆续起床了。翁奶奶一睁开眼,就看到摆在桌子上的已经切成薄片的苹果。苹果是翁奶奶的最爱,可她年纪大了,牙口不好,每次张建国都会切成薄片。

  当天下午下起了细雨,风冷飕飕的,老人们吃完水果后,张建国又给他们披上了外套。下午4点,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张建国开始给老人们送药。他根据护士开出的单子,一床一床地端水,叮嘱老人按时服药。

  -温暖,把老人当成父母对待

  “不要你管!滚开!”“您别生气,我给您揉揉腿就不疼了!”郭奶奶是老寒腿,天气一变就疼得厉害。因为疼痛,郭奶奶心情不大好,对着张建国破口大骂。

  尽管用心呵护,还要经常“挨骂”。“老人们岁数大了,有时候身体不舒服了,心情不好了,就像小孩子一样吵闹,甚至无缘无故骂我几句。”在张建国看来,对待老人就要像对待婴儿一般,换位思考理解他们的不容易,“有的老人刚入园不适应,有的身体不舒服,还有的想子女心里焦躁。就把他们当父母,亲爸亲妈骂你肯定不会生气吧。”

  6点晚饭后,老人们洗漱完毕陆续上床休息。此时,张建国结束了一天马不停蹄的工作。“我住在颐乐园的宿舍,很近,回去也没啥事,会留下来跟睡不着觉的老人聊聊天。”

  “讲讲夜班的工作状态?”笔者问道。护理员的工作是两班倒的,轮到上夜班的时候,人几乎整晚不能睡觉。过一个小时查房一下,看看老人有没有蹬被子、有没有要换尿片的。对待一些生病或者长期瘫痪在床的,每间隔两小时还要给他们翻身。其间,还经常有老人按铃,有的要去厕所,有的口渴,还有的睡不着觉大半夜要找人聊天的。

  “在这里工作,虽然累,但内心富足。”前不久,有一位99岁的奶奶离世了。在最后的两个月里,奶奶年过七旬的女儿每天一早都要赶到颐乐园,帮着张建国一起照顾老人。晚上天黑,待老人睡下后,女儿才悄悄离开。见过很多这样的场面,也让张建国悟透了很多人生道理,“人活着,就要珍惜,珍惜和身边每个人来之不易的缘分。”

  当晚7点,离开老年公寓楼回宿舍之前,张建国又跑去看了一下徐爷爷。“老人最近有点消化不好,有时候一天大便三四次,我去看看给换个尿片。”

  记者手记

  在宁波颐乐园,像张建国这样的护理员有150余名,一起守护服务1200余名老人。这些护理员,年纪多为四五十岁,大部分是外来务工人员。他们每天工作近12个小时,可整体收入较低。

  放眼全国,目前我国有2.49亿老年人和4000万失能半失能老人,对养老护理员的需求大,而实际从业人员只有30万人,缺口巨大,养老机构普遍面临养老护理员难招难留的难题。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一方面,全社会要正确认识养老护理工作的迫切性和重要性,吸引高学历的年轻人关注并投身这一行业;另一方面,政府部门要在政策机制上对养老护理员加强管理,不断帮助他们提升工作能力、提高服务水平,从而引导他们更好地赢得护理对象的满意,建立职业的自信心和认同感。

  值得欣慰的是,前不久,人社部、民政部联合颁布了《养老护理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2019年版)》,根据养老护理员发展的新情况、新特点,对增加职业技能要求、放宽入职条件、拓宽职业空间、缩短晋级时间等方面做了相应修改,并提出到2022年底计划培养培训1万名养老院院长、200万名养老护理员。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