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资讯网,每日更新最新浙江资讯!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宁波资讯 >

阿里入驻“数字宁波” 能否乘风破浪

标签:我们 企业 城市 宁波 智慧  日期:2020-06-29 16:42
民生类应用相关企业的生存空间,包括成立数字宁波有限公司,共建阿里云新制造创新中心,共同打造全国领先的人才培训中心,我们建议宁波建立一个区块链的开放平台,大数据和AI技术创新
  今年以来,突如其来的疫情,为城市的数字治理能力带来考验。而从长远来看,城市数字治理水平的提升,更是城市能级提升的必由之路。

  摩根斯坦利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指出,疫情后新一轮的城市化,主要依靠“城市群”与“智慧城市投入”来支撑,而新基建或将在智慧城市建设中扮演重要角色。

  28日,宁波阿里中心正式揭牌,一批重大数字化项目签约,这无疑给宁波智慧城市建设带来了无限的想象,包括整个生态圈的进一步繁荣成长。

  那么,在宁波阿里中心落成后,我们该如何在这一赛道乘风破浪?6月24日,东南商报12A茶座围绕这一话题展开了一场头脑风暴……

  席卷全球的疫情,让人们对城市数字化生存注入更多目光。

  今年4月发布的《宁波市智慧城市建设工作要点》,也与这一理念不谋而合。宁波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目标,是“加快推进以5G为核心的新基建与城市大脑建设,促进数字政府、智慧社会、社会经济一体化联动发展”,从而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赋能。

  在智慧城市这一庞大的体系框架内,宁波市软件行业协会秘书长金励君注意到,其中有两大风口与宁波的产业方向最为接近,一是信创项目,二是大数据领域。

  “信创贯穿了我们IT产业的全部,涵盖了硬件服务器和软件应用,也是市场带给我们的大变革。目前,宁波已经建立了3个信创实验室,有7家企业参与了信创项目的分包,而这一产业后续还将在教育培训、人员维护等方面带来广阔的边际效益。”金励君说。

  至于大数据领域,整个行业恐怕正在面临一场“震动”。过去,不少甬企开发了大量垂直应用,而眼下由头部企业统筹建设的数据中心、城市大脑,也在一定程度上挑战了政务、民生类应用相关企业的生存空间。

  今年5月,宁波与阿里签署全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明确要在城市经济运行、市场监管、公共服务、社会治理、环境保护等数字化智慧应用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

  在28日宁波阿里中心揭牌仪式上,一批重大数字化项目签约,包括成立数字宁波有限公司,加速宁波政府数字化转型、城市数字化治理和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共建阿里云新制造创新中心,加强线上线下联动,引入优质创新生态,共同打造全国领先的人才培训中心、孵化加速中心及技术输出中心等等。

  在金励君看来,这背后仍蕴含着巨大的机遇。他认为,宁波与阿里巴巴签署全面合作框架协议,是一件能带动本地产业带发展的好事,尤其是涉及智慧城市建设的13项领域,未来仍有在应用层面深度拓展的机会,而加大区块链产业培训便是其中的一条路径:

  “我们曾和宁波市民卡公司交流,他们准备大力推进区块链建设,做智慧出行的民生链,这也是留给宁波企业的机会。因此,我们建议宁波建立一个区块链的开放平台,让本土软件公司能够调用,布局更多的数据节点、更多的数据应用,将在后期发挥很大的优势。”

  小切口也有大商机

  尽管充满了机遇,但对于宁波企业来说,要想在智慧城市建设的赛道上脱颖而出,仍有一些显而易见的短板。嘉宾们不约而同地指出,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方面,宁波缺乏全国范围内知名的龙头企业。

  美象科技是一家面向数字城市、智慧地产和人居建筑等领域进行VR、大数据和AI技术创新的企业,凭借优秀的技术水平得到市场认可。但公司副总经理付晓君直言道,她在业务一线就曾碰到过决策层更相信大品牌、大企业背书的情况,令他们“要不停奔跑才能保持在原地”。

  在此背景下,要想在夹缝中生存,不少宁波IT企业都选择了“走出去”。近日,国研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的食品安全追溯联动大数据平台,被评为工信部大数据试点示范项目之一。公司副总经理倪永品介绍道:“每一个市场都有裂缝,我们总能够在裂缝中长出一颗树来。我们在南京的业务体量很大。我们还在通过产业传递,把成型的模式推广至中西部地区。”

  定位为新型智慧城市运营商的一舟股份,也瞄准了湖南、安徽、江西等地的三、四、五线城市市场。“我们的想法是布局智慧产业生态链,带着更多宁波上下游企业往外走。比如,上饶经开区的智慧城管子应用模块,就是由宁波宝兴智慧城市建设有限公司完成。”一舟股份智慧城市市场部总监陆展雁介绍道,“最近我们成立了e舟智慧产业园,让更多中小企业以生态合作的新式,共享公司的营销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后疫情时代,政府部门对区域治理、社区管理的重视度日益加深,这也给企业带来下沉拓市的机会。

  “我们主要想推针对乡镇园区,推出基于互联网的视频解析平台。目前的硬件已经很完善,而我们则可以通过算法分析视频数据,跟政府的业务系统打通,做一个业务闭环的反馈。关于未来社区,我们也在完善产品和解决方案。”陆展雁说。

  倪永品则认为,疫情后的智慧城市建设,将向“轻资产、轻量化”转型,而公司的经营策略也将从出售模式向出售服务转型。比如,疫情下社区的基层社工会面临巨大的工作量,若是公司能够通过数字化方案为他们提升治理效率,或将透过一个个小切口迎来大商机。

  智慧城市怎样“可运营”?

  宁波市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丁乐总结道,智慧城市建设,本质是通过技术手段改造城市治理模式、提升城市治理水平。除了技术层面外,更重要的是政府组织机构与工作流程的再造,以及政府工作人员思维方式的转变。只有三者实现良好匹配,方能形成良性循环。

  要想实现这一建设目标,必须要有长期的、全局的资金投入。然而,这些公益性的基础设施投资,尽管能让老百姓的生活更加美好,却在短期内无法带来经济回报,令不少地方政府、社会组织和企业在衡量投入产出比后,无奈地望而却步。

  这种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该如何解决?丁乐指出,要想构建适合智慧城市的商业模式和投资回报,必须要思考“可运营”的问题。比如,我们熟悉的智慧停车,就是一件可以由企业高度参与,既能缓解“停车难”的痛点,又能探索出盈利模式的应用。

  倪永品认为,未来的智慧农贸市场,也具备可运营的潜质。一家蔬菜批发市场,很可能会向无人化、数字化转型,届时经营户无需进行蔬菜的分拣、包装和记录,“只要对着电脑就能做生意”,而消费者也只要扫码就能满载而归。

  “我们建议把新农贸列入新基建的范畴,相信这样将汇集全国更多的IT企业开辟新的天地。农贸供应链的数字化改造,背后是传统交易结构的改变,也符合建设文明城市的需要。宁波可以在这方面争取成为全国的样板。”倪永品说。

  在付晓君看来,一些虚拟现实技术的应用,还将成为一座城市的数字资产。最近,公司帮助东部新城制作了一个数字风貌还原的样板,既能“俯瞰”一幢幢楼宇的生命周期、建筑结构、人员配备,更能直观地呈现交通状况乃至未来的规划图纸。若是将VR技术应用至整个宁波,当下都市生活的印记,则会收获一份“智慧”的掠影。

  “这项板块还在智慧文旅方面有应用。比如,我们参与的云上天一阁,通过VR可以让观众不必上楼,就能体验到木制结构的宝书楼,还能鸟瞰雨雪过后景区的风光与全貌。”付晓君补充道,“这也能给文物保护带来帮助,一旦文物因事故受到损伤,便能根据采集的数据做还原修复。”

  值得期待的是,随着技术手段的提升和思维观念的进步,定然有更多的智慧应用在宁波落地生根。去年,宁波划船社区、白鹤社区入选“浙江省首批未来社区试点创建项目建议名单”,相信今后更多市民的美好生活,将被医疗、教育、环保、交通的全方位智慧装点。

  东南商报记者严瑾 实习生汪昊石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