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资讯网,每日更新最新浙江资讯!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温州资讯 >

他摆脱不了父亲的“魔咒”

标签:自己 父亲 这个 时候 羞耻  日期:2019-09-26 17:31
吴强便接受了这样的人设,不想他们来问我问题,我也认定了自己是这样的人,不管什么事,他看到什么,都会被婴儿理解为那就是他自己,照出他自己,他不知所措,而他的父亲也是按照心中的

小档案 ●当事人:吴强(化名) ●年龄:28岁 ●性别:男 ●职业:职员

 

 

 

背景

“就像是一只被拴着绳子的小象,长大了仍然只会在绳子范围内活动。”吴强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他跟父亲之间的关系。从小到大,父亲都没正眼瞧过吴强,在父亲眼里,吴强一无是处:好吃懒做,学习不认真,自理能力差。久而久之,吴强便接受了这样的人设,也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以至于这些年,他都特别惧怕成功,被老师表扬,他觉得特别难堪。被领导提拔,他怕得想要辞职。他不知道该如何解开父亲的“魔咒”。

自 述

几天前,公司领导找我谈话,说他十分欣赏我为团队做出的贡献以及工作业绩,想让我当团队一把手,带领团队继续做出更好的成绩。听到这个消息时,当然,在别人眼里这是个好消息,我却觉得无比恐惧。我只觉得这个消息就像世界末日一样,让我无法招架。我的嘴干了,喉咙开始冒烟,感觉身体像往深海里沉,而我就快要被淹死了。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我要辞职,这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

其实,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对“好消息”产生恐惧感。之前,在学校时,有次我被老师点名表扬,我还清楚地记着,我当时脑子都不好使了,一直在心里不断地问:怎么会是我?怎么会是我?看见同学们朝我投来的赞许目光,我没有一点骄傲感,反而是满满的难堪。好几天,我都远离同学,我不想他们旧事重提,不想他们来问我问题。还有一次,我请几个好友吃饭,因为平时我会烧菜给自己吃,所以那天就买了食材烧了几个菜。其中一个好友带了闺蜜过来,她一直对我烧的菜赞不绝口,还说要嫁给我这样会烧菜的男人。听到这话我就傻了,我觉得很尴尬,这以后我再也没有烧菜给别人吃,再有这姑娘在的场合,我都直接避开。

我听说,在训练象的时候,都是从小的时候就开始的,那个时候,用绳子拴住它们,它们无法挣脱,等它们慢慢习惯在这个绳子范围内活动时,便把绳子拿掉,但它们仍然会在这个范围内活动。于是我想到了自己,就像一只小象一样,一直接受着父亲的“恶魔训练”,后来虽然“训练”没了,但是惯性还在,我始终无法摆脱他的“魔咒”。

从小就是这样,考试拿不到好成绩,就会被父亲说学习不认真;要生活费,他总是大骂我好吃懒做,只会伸手管他要钱。有事没事他就会对我冷嘲热讽,他嫌弃我脚臭,抱怨我不会洗衣服,有时候我做菜给他吃,他不是嫌太咸了,就是说炒太久老了,再不就是酱油放多了、油放多了。他无数次让我相信,我是个做不成事的人,他甚至非常笃定地相信,我长大后连吃饭的能力都没有。渐渐地,我也认定了自己是这样的人,做不成事,扛不起责任,注定是个失败者。所以,不管什么事,每次快要成功的时候,我就会恐惧,然后退缩。不敢要求加薪水,不敢争取好职位,甚至遇到喜欢的人也不敢主动追求。被表扬、被夸赞、被提拔、被欣赏,那些都不是属于我的,我一辈子只能做一个没出息的人。

父亲对我已经没有那种轻视的眼神了,但这种惯性依然让我不敢成功。我该如何改变?

小宁

点评

被拴着训练的小象,长大后仍无法脱离这个训练圈。看起来是惯性使然,但惯性的背后是心理上的束缚,是自我认同固着后的难以更改。

温尼科特说:“当婴儿看母亲脸的时候,他看到什么。我认为,一般来说,婴儿看到了他自己。”换句话说,当婴儿看到母亲的脸,看到了欢喜或者不满,都会被婴儿理解为那就是他自己,母亲就像镜子,照出他自己,这就是母亲的镜像作用。基于这个理解,吴强的父亲替代了母亲是主要照料者。父亲自小对他的态度和表情是“你很差,很没用,是个失败者”。他看到的自己也是很差,很没用,是个失败者。他的自我形象和自我认同也是很差,很没用,是个失败者。以至于当他被老师表扬、被好友闺蜜喜欢、被领导欣赏的时候,他是恐慌的,这些评价如此陌生,跟他毫无关系,如果评价是真的,那他就不是他了,他不知所措,只想逃离。

建议吴强接受长程的心理咨询,让他逐渐看到自己不能接受好的评价的背后是固着的自我认同,而这些糟糕的自我认同来自早年父亲对他的评价。通过咨询,让他重新获得好的感受,被接纳、被抱持、被肯定,从而修正他的自我形象。

温医大附属康宁医院睡眠中心主任、主治医师 郑天生

吴强在父亲的眼里是一个“不堪”的、“一事无成”的儿子。而他的父亲也是按照心中的“信念”来践行自己的教育,让吴强坚信自己就是父亲嘴里所说的样子。

父亲的责骂、羞辱对于吴强是一种致命性的“惩罚”,这些惩罚会“打消”吴强的自信,自我认同,导致吴强对自己有一个“扭曲”“不合理”的认知,如“我就是一事无成的”。

惩罚本身也会引发个体强烈的情绪,比如羞耻、恐惧等。一旦这些情绪反复地出现,就会引起“情绪失调”。比如最开始是在被责骂的时候,出现羞耻感,后面慢慢变成被表扬的时候也会出现羞耻感,甚至想起父亲的样子,都会出现羞耻感。

从情绪理论角度分析,吴强遇到“表扬”时的回避行为,是在回避体验某一种熟悉的、强烈的情绪,这个行为被定义为“防御性行为”。以羞耻感为例,因为羞耻太过于“不舒服”,可能会害怕羞耻的感觉,之后出现了回避的行为。

对于吴强来说,想走出“被人设”的怪圈,先要让自己修正防御性的行为,试着不去逃避,接受别人的赞美。当别人赞美的时候,去体会自己的情绪和感受。这些感受中会有一些强烈的羞耻或害怕等,去接受这些不舒服的感觉,不逃避、不抵触,慢慢地熟悉这种被肯定的感觉。

温医大附属康宁医院心理治疗师 李还胜

心理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