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每日更新最新浙江新闻!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合新闻 >

800年前宁波进口的洋货有哪些? 这张清单上有160多种商品

标签:商品 日本 宁波 高丽 宋代  日期:2017-08-04 00:37
波斯商人经常来宁波做生意,日本货里硫磺和木材最抢手日本黄金也曾大量输入中国,硫磺在宋代进口商品中位列第一,当时日本的木材大量输入中国,日本的黄金也曾大量输入中国,张如安介
东门口的波斯巷遗址。宋时,波斯商人经常来宁波做生意,波斯商人聚居地设有“波斯馆”,波斯巷因此得名。

江厦公园内的来远亭遗址碑。旧时,一切外来舶货在来远亭经检核办理有关手续后,方可入市舶务门,然后再运至市舶务内的市舶库贮藏。

  “悠悠信风帆,杳杳向沧岛。商通远国多,酿过东夷少。”这是宋代诗人梅尧臣《送王司徒定海监酒税》中的诗句。宁波的海外贸易自唐代兴起,到了宋代已是“商舶往来,物货丰衍”,天南海北的洋货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纷至沓来。

  往来古明州港的外来船舶,带来了哪些洋货?南宋的《宝庆四明志》上,有一张当年明州港的进口清单,上面有160多种商品,有的贵重,有的家常。细细解读这张800年前的古老清单,当年明州港的繁华盛况似乎浮现眼前。

  南宋古清单上有160多种进口商品从朝鲜半岛进口的主要是人参和布匹

  南宋《宝庆四明志》是目前宁波最早的地方志之一。四明即当时的庆元府,也就是今天的宁波。

  在《宝庆四明志》第六卷的“市舶”章节,有一张详细的市舶货物清单。上面的商品有160多种,分细色(贵重物品)和麤(同“粗”)色(普通使用物品)两类。

  清单的开始,记录的是从高丽(朝鲜半岛)进口的商品。从高丽进口的“细色”,主要是人参、麝香、红花、茯苓等药材和银子。“粗色”则包括大布、小布、毛丝布、紬(同“绸”)等布料,栗子、榛子、紫菜等食品,以及甘草、白术、牛膝等药材。其中的毛丝布就是苎麻布,清单上记载,绝品的高丽苎麻布洁白如玉,王公贵族都会穿着。

  “南宋时期,高丽输入明州的物品以野生药物最多。”对宋元宁波文化史颇有研究的宁波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张如安介绍说,高丽的人参是举世闻名的滋补药品,其次是各种布匹、漆、铜器等。

  南宋时,从高丽进口的人参品种丰富,包括生的人参,加工熟制过呈扁形的人参,以及中国使者到高丽去吃过的一种沙参,形状比药用的人参大,味道又脆又鲜美,不过不能入药。而高丽进口的漆,最适合刷在镴器上,像金色一样。

  日本货里硫磺和木材最抢手日本黄金也曾大量输入中国

  南宋时期,日本也是我国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主要贸易伙伴。据记载,当时日本商船每年到宁波的不下四五十艘。《宝庆四明志》上记载,来自日本的“细色”,包括金子、水银、鹿茸、珠子等。“粗色”主要是硫磺以及杉板、松板等木材。

  “硫磺在宋代进口商品中位列第一。硫磺是重要的军需物资,能用来制造火药,同时又是重要的医药用品。我国缺乏天然硫磺,而日本却是世界三大硫磺出口国之一。”张如安教授介绍,从北宋开始,硫磺就大批从日本运到宁波,宋代史籍中记载的“舶上硫磺”就是从日本进口的。

  南宋时期,江浙一带的木材十分匮乏,而日本林木资源十分丰富。从日本输入宁波的木材主要用于寺庙建筑,如日本的荣西禅师助建天童寺千佛阁,日本僧人重源助建阿育王寺舍利殿。

  当时日本的木材大量输入中国,还因为其与中国木材相比价格低廉。范成大的书中记载,在乾道九年(1173),“盖一木出山,或不直百钱,至浙江乃卖两千。”而日本的木材便宜,杉木和松木又特别适合水运且运费低廉。日本木材的输入,足以影响到江浙一带的木材市场价格。陆游在《放翁家训》中提到:“四明、临安,倭船到时,用三十千,可得一佳棺。”说明在当时,日本木材制成的商品已经比较普遍,且可以让人们自由选购。

  日本的黄金也曾大量输入中国。在宋代,国内黄金产量少,而佛像装饰和各类饰品耗费巨大,金价暴涨。当时的日本,黄金大规模开采,日本很多贵族为了身后能超度,纷纷向宋朝的名刹布施黄金。相传日本平安时代末期的武将、公卿平重盛,就托人渡海到明州,赠给阿育王寺三千两黄金。

  从南洋进口的多是香料明州允许蕃商长期居留还流传下来一段佳话

  在南宋的明州港进口商品清单上,还有来自东南亚和印度洋地区的市舶货物,被罗列在“外化蕃船”的条目之下。 “细色”包括珊瑚、琥珀、玳瑁、象牙等珍宝,还有各种名贵香料,如檀香、沉香等。“粗色”也以香料和木材为主,如生香、杂香、香头等,还有茶木、苏木等。

  张如安介绍,自唐代以来,明州就成为海外贸易的重要港口。到宋代,明州的海外贸易更加繁盛。除了通往日本、高丽的商船络绎不绝外,还发展了与东南亚、南洋及阿拉伯各国的通商贸易,如波斯(今伊朗)、占城(位于今越南境内)、真里富(今柬埔寨)等。如今宁波市区的来远亭、波斯巷遗迹,都是这段繁华历史的见证。

  在宋代,明州允许蕃商长期居留,还流传下来一段佳话。南宋孝宗乾道元年(1165),宋室宗亲赵伯圭任明州知州,当时明州城里有位真里富商人年老故去,留下大批遗产,身边却无子嗣继承。当时,有人建议将这批财产充公,但赵伯圭认为,远来之人已遭此不幸,怎忍心去图利呢?于是派人将这位商人备棺收敛,连同他的遗产一起送还真里富。第二年,真里富国王为此遣使专程来明州答谢,并说逝者亲属已将这批财产尽数捐出,建造了一座浮屠,上面雕有赵伯圭的像,为他祈福。

  元代宁波进口的商品达220余种菲律宾和非洲特产也来了

  在地方志上记录进口商品名录的传统,延续到了元代。元代的《至正四明续志》卷五,也列有一份市舶进口物品货单,这是研究元代海外贸易状况的珍贵史料。

  “从这份货单中可以看出,元代四明海外贸易输入的品种远超宋代,达到220余种。”张如安教授介绍,元代外贸商品的产地更为多样化。尽管《续志》没有注明货物的出口国,但根据一些物产品名,再结合《宝庆四明志》的记载,不难推知其产地。

  如倭金、倭银、倭条、倭橹、倭铁,这些带有“倭”字的货物,皆来自日本。高丽青器、新罗漆产在高丽,花梨木、丁香应产在遥远的非洲,黄蜡、番布、椰簟之类应是三屿(菲律宾)的特产,吉贝当则来自东南亚一带。由此可知,包括东亚、东南亚、南亚、非洲等众多国家,都有贸易商品输入。

  在元代,随着船舶运载量的增加,一些进口商品不再是“奢侈品”,海外贸易与经济生活的关系愈加密切。如高丽出产的新罗漆,东南亚出产的棉花和棉织品,逐渐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

  新闻延伸

  从古明州港出口到国外

  最多的是丝绸、铜钱和瓷器

  一艘艘帆船把国外商品运到宁波,离开时它们又会带走些啥?张如安教授介绍,当时宁波港运出最多的是丝绸、铜钱和瓷器。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港口之一,南宋时期从明州港出口日本最主要的商品是丝绸。在频繁的丝绸贸易影响下,日本的博多,也就是现在的福冈,成为日本古代丝织业的中心。在日本的镰仓时代,从宋代传入的丝织技术在博多盛行,被称为“博多织”。

  “南宋输入日本的还有大量的铜钱。”张如安教授介绍,宋代官府曾制止钱币外流。绍兴十年(1140),朝廷曾特派官员检查,船舶不得私装铜钱出海,但具体执行起来相当困难。当年一艘船舶可能带出数以万计的铜钱,铜钱大量外流,对地方财政造成困扰,据记载,泉州港曾差点闹钱荒。

  通过明州港出口的商品中,自然少不了瓷器。1998年姚江南岸船场遗址考古发掘,在宋元文化层发现了较多的越窑、龙泉窑和少量景德镇窑等窑口窑器碎片。

  宋代,中国通过明州港出口到朝鲜半岛的商品,主要有瓷器、腊茶、丝织品、书籍等。腊茶是宋代成品茶的一种。张如安教授介绍,当时中国的腊茶在高丽“商贾亦通贩”,是畅销商品,这主要是因为高丽的土产茶味道苦涩,当地只有中国的腊茶和龙凤团茶价格高。

  宁波晚报记者孙美星/文崔引/摄

原标题:800年前,宁波进口的洋货有哪些?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