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资讯网,每日更新最新浙江资讯!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合资讯 >

新消费孕育新动力

标签:发展 产业 冰雪 滑雪  日期:2018-04-27 01:06
在申冬奥成功后的第一个雪季,打造中国,原来还对冰雪市场持观望态度的资金毫不犹豫的进入了这个市场,旅游度假的概念会更多的融入到消费者中,同时二者与八达岭旅游总公司组建合资
在“冬奥概念”的驱动下,“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正渐渐照进现实。受益于滑雪人口增长的“红利”,“白色经济”正成为驱动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白色经济”驱动城市旅游发展

从北京市中心到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路程200多公里,车行约4个小时。进入雪季后的几乎每个周末,资深雪友周先生都要带着一家人往返于京张两地。度一个“白色周末”,成为周先生一家冬季周末活动的首选。

随着申冬奥的成功,与周先生有相同周末安排的人越来越多,而这也让崇礼小镇越来越热闹。“在申冬奥成功后的第一个雪季,崇礼累计接待游客超过205万人,人均消费额达到700元,旅游业带来的直接收入超过14个亿。”崇礼区旅游体育局副局长毛玉君说。一系列可喜的数字,让崇礼在申冬奥成功后的第二个雪季前加紧谋划和建设,以全新的姿态迎接第二个雪季的到来。

果然,一年后再访崇礼,“奥运小镇”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路越来越好走了,小镇氛围越来越浓了,雪场配套设施越来越先进了,崇礼度假越来越便利了......”不少雪友惊叹于崇礼一年间的变化。

自从申冬奥成功后,崇礼就围绕冬奥概念、冰雪概念深度挖掘。今年2月,结合第一个雪季的丰硕成果,崇礼提出了“旅游+”的产业战略:大力发展旅游相关产业,促进旅游与其他产业有机融合。毛玉君说,“在‘旅游+’产业战略的指导下,崇礼区未来打算引进外资,建立滑雪用品工业园区,从事滑雪装备的生产制造,加工维护,打造中国‘雪都’。旅游业的发展增加了崇礼人的就业,让老百姓的钱包实实在在地鼓了起来。”

与崇礼一样受益于冰雪概念的还有东三省。以吉林省为例,吉林省今年出台了《关于做大做强冰雪产业的实施意见》,“吉林省将打造‘以冰雪旅游为核心、冰雪体育为基础、冰雪文化为引领’的‘3+X’全产业链条,大力发展‘白色经济’,推动冰雪产业多元化发展,将‘冰天雪地变成金山银山’。”吉林省旅游局副局长王库表示。

目前,吉林已经形成了以长白山、松花湖为首的冰雪度假产业链。“吉林省将在2020年实现冰雪旅游人数1亿人次,冰雪旅游总收入2300亿元,形成‘玩雪到吉林’高认知度的品牌形象,努力将吉林省建设成为中国冰雪产业大省、冰雪旅游强省和世界级冰雪旅游目的地。”吉林省副省长李晋修表示。

“白色经济”已成体育产业风口

在商场上,资本的嗅觉无疑是最灵敏的。“在申冬奥成功后,原来还对冰雪市场持观望态度的资金毫不犹豫的进入了这个市场。”万科集团冰雪事业部首席战略官伍斌说。

“从投资层面来讲,整个业内都觉得多重利好因素都聚集在冰雪产业这块,整个行业对这个产业的未来判断已经形成共识,那就是一定会增长,而且目前已经发展到要加速增长的阶段了,”伍斌说,“这一方面来源于政策的驱动,另一方面也是缘于人均GDP的增长促使消费升级,旅游度假的概念会更多的融入到消费者中,而冰雪无疑是冬季度假消费的最好主题。如今,冰雪产业真的变成了一个风口。”

尽管冰雪产业投资特别是滑雪场投资是一个前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的项目,但仍难挡资本的热情。今年夏天,万科旗下的万科雪业宣布投资并控股北京石京龙滑雪场,同时二者与八达岭旅游总公司组建合资公司,对北京石京龙滑雪场进行升级改造,之后更名为万科石京龙滑雪场。这是万科雪业在吉林布局松花湖、北大壶后,进军北京滑雪市场。

除了滑雪场外,滑雪装备、滑雪场基础设备、滑雪赛事运营、滑雪服务类APP是资本关注冰雪产业投资的另外四个重点方向。

“互联网+滑雪”的模式经历近两年的发展也逐渐形成规模。今年入冬前,SKI、滑雪族、雪时网、滑雪助手这四家介入较早的互联网滑雪服务类APP都获得了新一轮的投资。四家公司虽都主打滑雪服务,但侧重点不同,大家都在滑雪产业的细分领域找到了自己的发力点。

场地,“白色经济”的核心命脉

发展“白色经济”,核心在场地,而直接受益者也是场地。

经历了申冬奥成功的第一个雪季后,无论是老牌雪场还是今年新开的雪场,都意识到雪场发展的关键在于认清自己的发展定位,目标清晰的持续发展。

万龙是崇礼滑雪场中资历最老的,从初创至今,万龙一直把发展定位在中高端滑雪者上,万龙的雪道也以中高级为主。然而自申冬奥成功后,随着冰雪运动的普及,初学者的比例在万龙的消费人群中逐渐增长。“针对初学者和家庭滑雪体验日益增多的趋势,我们对雪道进行了调整,增加了初中级道和儿童雪道区域,并新开设了两条缆车线路。”万龙滑雪度假天堂执行总经理罗兴蓉介绍说。

不仅是雪道的调整,还有整体配套设施软硬件的升级,今年万龙滑雪场在山顶建立了儿童乐园,给初学者提供更适配的服务。“我们非常注意顾客的体验和我们提供产品的品质,”罗兴蓉说,“我们有专门的团队研究顾客的需求,并根据需求及时的调整,我们的员工每天都会上雪道,从自身的体验反馈存在的问题,持续调整和改进。”

让万龙滑雪场持续投入并不断优化服务的动力是近两年持续增长的滑雪人口,一到雪季周末,万龙渡假天堂旗下的两家酒店就全部满房,而周中客房的入住率也达到60%。这样的景观并非万龙所独有,在崇礼的另外几家大型雪场,这几乎成为这两个雪季的常态。

同样火爆的状态也出现在吉林的松花湖,以中高端定位的万科松花湖雪场上个雪季总的游客数在21万左右,滑雪人次在18万。由于松花湖离吉林市很近,所以当日往返的消费人群占据一定的比例,但松花湖无论是发展规划还是配套设施建设瞄准的目标客群非常清晰,那就是旅游度假消费者。“万科总的定位还是建立滑雪与山地度假相结合的滑雪场,在吉林的松花湖滑雪场东三省的客流占比在50%,剩下的客人大部分来自上海、广东等南方省份,他们主要是来消费度假的。我们相信在未来这部分人群一定会越来越大,旅游度假这个趋向也会越来越明显。目前在我们这里过夜消费的,平均停留时间大概在2.2天,而我们的目标是要把这个数字提升到3。”伍斌介绍说。

除了依托自然条件和山地资源开发大型度假雪场外,辐射大城市周边的小型雪场也在数目上持续增长,硬软件服务条件上不断改善。据今年年初发布的《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15年全国滑雪总人次为1250万,较2014年的1030万人次增长21.36%;滑雪场数量达568家,相比2014年新增108家,增幅为23.48%;相比2010年增加298家,增幅为110.37%。仅从数据上看,在申冬奥成功之后,中国的滑雪产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

相比于雪上项目,冰雪产业中另一大“主角”冰上项目在我国开展的更早。今年夏天,作为中国冰球“拓荒者”的昆仑鸿星俱乐部正式加盟KHL联赛,掀起了一股冰球热潮;而作为中国传统优势项目的花样滑冰,正持续吸引着观众的热情。

“今年来我们俱乐部学习冰球的学员人数从200人增长到了400余人,”小狼冰球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人数暴增也加速了冰场建设效率,我们在明年将新建5-7座NHL标准的冰场和商业冰场。”

不仅如此,由于冰上项目在室内进行,不受季节和环境限制,因此冰上项目比雪上项目在南方城市推进的更为迅速。而随着科技的发展,如今我国的冰场已经覆盖到如三亚这样的热带城市。三亚亚龙湾爱立方滨海乐园冰场今年正式开业,冰面面积有800平方米,距离海滩仅有10米,让滑冰者在蓝天下海风中可以体验0℃的冰面。

“白色经济”助力体育装备制造业

在“白色经济”中,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是装备制造业。对于前几年处于“寒冰期”的这个领域,在近几年正逐步走出低谷,而“白色经济”有望成为他们新的增长点。

如今,踏上各大雪场,专业时尚个性的滑雪服已经渐成主流,“随便穿件羽绒服就去滑雪”的时代可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专业的滑雪服和我们认知的普遍意义上的冬季户外装备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两者最大的差异在于功能和版型上,”探路者登山事业部总经理王勇说,“冬季户外装备需要让穿着者有更好的活动空间,而滑雪服可能需要更贴身,强调包裹性。”

“滑雪服会针对滑雪者的实际需求有特殊的设计,”王勇说,“根据运动特点,单板和双板的滑雪服在设计上是有区别的,双板选手的裤口会经常摩擦,所以一定要有耐磨布的设计。但像单板,双脚是固定的,完全没有这种需求。”

如今,专业滑雪装备的店铺已经开到各大雪场,然而随着家庭式度假体验的增多,儿童滑雪装备的缺失也成为滑雪者需求的“痛点”。对于前几年以童装领域寻找新增长点的体育服装制造企业来说,这块也许是他们未来的又一个机会。

根据消费者的参与深度,他们的消费习惯有所不同。“对于初学者来说,雪镜、护具等配件是购买较多的。这其中价格差异也比较大,比如说专业的护甲有上万的,但普通的也就500、600元,”三夫户外产品部经理李良介绍称,“雪服的销量也不错,价格在2000-8000元之间。对于雪板的选择,滑雪爱好者一般会更青睐专业的雪具店。一般雪板的价格在5000-10000元不等,当然还有更贵的。对于初级爱好者来说,这类消费群体一般不会一上来就买雪板,还是会先以租为主,滑过两次之后可能才会购买。滑冰的话也是如此,大多数人还是习惯在冰场租装备。”

而对于资深玩家来说,在雪具选择方面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群会跳开国内市场,选择到海外“淘宝”。“国内雪具市场尚处初级阶段,消费者可选择的品牌型号有限,”王勇透露说,“国外冰雪产业起步较早,雪具品牌非常多,消费者可选择的范围非常大。资深玩家他们一年会有很多机会到国外去滑雪,装备方面也会选择从国外带回来。”

“三亿人参与冰雪”正在进行时

这个冬天,无论是在各大雪场还是冰场,都不难发现一群群孩子的身影,在申冬奥成功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认可冰雪运动,并且乐于培养孩子参与进来。

“我将来也要像英如镝一样征战KHL!”在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的看台上,7岁的乐乐信心满满地说道,此时场地里正在进行的是昆仑鸿星与圣彼得堡的一场KHL联赛,作为国内第一批专业的冰球选手,英如镝有幸和儿时偶像——冰球“魔术师”达苏克在赛场上正面交锋,而18岁的他,也已经成为了新一批冰球少年们的偶像。乐乐正是这其中的一员,这个来自上海一所普通小学的学生练习冰球已有两年时间,目前代表学校参加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联赛。“刚开始让他练冰球只是想提高抵抗力、少生病,没想到他接触之后特别喜欢这个运动,也就坚持下来了。”乐乐的妈妈对记者说。

而在崇礼的滑雪场上,随处可见孩子的身影,“我们的客源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以家庭为单位的客群在增多,在冬奥概念的带动下,更多的家长对冰雪有了新的认知,也更愿意带着孩子来滑雪。”罗兴蓉介绍说。

今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国家旅游局共同编制起草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旅游局编制起草了《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这两个规划提出,有条件的北方地区中小学应将冰雪运动项目纳入冬季体育课教学内容,全国中小学校园冰雪运动特色学校预计在2020年达到2000所。

“培养青少年的参与热情,实际上是带动了整个家庭的参与度,”王勇说,“从中小学生开始普及冰雪运动的规划各个地方都在陆续出台,从中小学生这个角度切入,我认为前景是非常光明的。因为一般中小学生不可能自己去到滑雪场,都是跟家庭一起,这样既能培养小孩儿的滑雪热情,又能够带动整个家庭参与到滑雪中来,在未来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发展趋势。”

除了青少年的培养,规划从政策支持、教育推广、基础设施建设、机制体制改革等多个方面为冰雪产业的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可以说,政策的不断护航为冰雪产业的健康发展提供持续动力,“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正逐渐照进现实。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